就像被谁监视了一样,只能用耳语表

2017-09-27 09:13

走进顺义仁和镇的一个小区,经常可以看到一幅特别揪心的场景:一个11岁名叫丽丽的女孩从早到晚都在家门口罚站,既不上学,也吃不上饭。由于长期罚站,丽丽背部和双腿已经严重变形,且身量比同龄人都矮一截,就像七八岁孩子那样。她穿的衣服脏兮兮的,除了罚站外,她还经常蹲在地上捡垃圾。

这样的一幅场景似乎已经被小区人所熟识。然而奇怪的是,当北京青年报记者就丽丽的遭遇走访这个小区诸多邻居时,大家都对这件事缄口不语。一提到丽丽,他们都变得很警惕,就像被谁监视了一样,只能用耳语表示自己知道丽丽被虐的事情,但不敢过问,并表示这事管不得。丽丽被虐成了小区里人尽皆知却不能说的秘密。

这可怜的孩子啊,太不幸了!常年住在这一小区的赵大爷在记者反复询问下,道出个中缘由:他以前曾多次劝说丽丽母亲,但屡遭破口大骂。赵大爷还曾问过丽丽的姥姥为什么不管外孙女,姥姥表示怕被自己女儿打。热心的赵大爷还找过丽丽姨妈,她也告诉赵大爷,她姐姐的性格完全管不了。

赵大爷曾动过领养丽丽的念头,但是后来因个人情况变化放弃了这一想法。一劝就遭骂,谁敢管呀!另一位热心邻居表示,他们一直有救助丽丽的心愿,但屡次劝说都不见效,也找不到好的途径。

记者从多位邻居处辗转了解到,丽丽一家是外来户,其父母已离婚,她和妈妈还有双胞胎姐姐一起生活,有时爸爸也来家里住,这一家人住在小区自行车旁的临建里,但家里的话语权被妈妈掌控。她和姐姐经历着两种不一样的人生,姐姐每天去上学,受到妈妈的疼爱,但丽丽除了经常被罚站一整天,有时晚上回屋里还得接着站。挨打是常事,一个硬得啃不动的馒头就是丽丽一天的饭,饿了她就翻家门口的垃圾桶捡东西吃,据一位邻居观察,除了打,她(丽丽母亲)还揪她的眼皮,她(丽丽)两个眼睛都倍儿肿。

社工侯女士告诉记者,丽丽身上全是青一块紫一块。有一次她看到丽丽脸上有个地方浮肿又发青,询问一番后,丽丽告诉她那是妈妈用钳子在她脸上拧的。

邻居不敢救助丽丽,除了自身遭骂之外,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每次救助一旦让丽丽妈妈知道了,孩子就会遭到一顿白小姐一肖中特期期准暴打。谁要是给孩子吃的,那女人就打孩子,抽嘴巴,说她馋。所以邻里谁都不敢给了。邻居刘女士一直同情着丽丽的境遇,但却无能为力,一直想给孩子送点吃的和穿的,但又怕那女人蛮横不讲理,会给孩子带来更多的灾难。

邻居告诉记者,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丽丽在外面捡废品,扫过道。她妈以前干过小区环卫的工作,但是常让丽丽去干。

还有很多生活片段也令这位邻居愤慨,有一天他们家吃羊肉丸子,她妈妈给她端了一碗汤,特别凶地问她吃不吃,丽丽没反应,她妈就把一整碗热汤全泼她身上了。在屋外面就能听到孩子委屈的哭声。

也有好心人经常给她捐衣服和鞋,但全被她妈妈没收了,不给她用。因此我们会把苹果、方便面、冰糖葫芦等零食裹在一小塑料袋里,扔在角落,等着她去捡起来吃。因为被她妈妈知道了,她又会遭到一顿暴打。一位邻居说,丽丽常常通过眼神来暗示邻居她饿了。

丽丽为何如此受虐呢?北青报记者试图联系丽丽的家长,但考虑到社工组织正在积极营救丽丽,为了使这一工作顺利进行,北青报记者暂时没有直接采访她的母亲。

但是记者通过多方打探,了解到丽丽的母亲虐待女儿的一些原因,丽丽妈妈曾告诉邻居,之所以对丽丽拳脚相加而对另一个女儿却疼爱有加,一是因为丽丽三岁前曾寄养在奶奶家,缺少感情;二是丽丽做了很多古怪的事惹家长生气,比如弄坏别人家的汽车让本不富裕的家长赔了不少钱,在学校时还曾损坏同学的文具等等。

近日记者在小区里找到丽丽家,只见一个又瘦又黑蓬头垢面的女孩子正蹲在门口簸箕前剥蒜头,她身上穿的衣服很脏,脚上的拖鞋也明显不是自己的,剥蒜的动作非常熟练。经邻居指认,她就是丽丽。

虽然离得远,但丽丽时不时回头看。当北青报记者慢慢走近时,她开始露出微笑。记者招呼她过来,丽丽往身后门缝望了望,向前走了几步。看得出来,丽丽走路姿势很别扭,腿明显有些变形。

小丽丽如此遭遇,邻居也多有反映,街道、警方、妇幼保护部门为何不予干涉呢?内中又有何隐情?北青报记者进行了多方采访。

该小区所在街道妇联工作人员马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她今年5月接到市长热线督办信息曾经跟随社工一起上门走访。马女士说,从严格意义上讲,丽丽家并不在她所负责的辖区范围,我只是出于同情才帮着做工作,但实际上妇联也只能进行劝阻,此外并无其他权利。

丽丽家所在社区的居委会负责人表示,他们也是最近才注意到丽丽,理由是以前并没人举报。居委会工作人员曾多次到丽丽家中调解,丽丽妈妈也曾有过一些表态,但根本不见好转。由于劝解无效,居委会也只有放弃。当北青报记者询问居委会张主任为何不报警时,张主任表示这件事情目前还属于家里的私事,似乎还不到报警的程度。

记者又走访了社区警务室,一位正在办公的协警表示他并不知情,需要先了解情况。在记者要求下,协警跟随记者来到丽丽家,他表示丽丽家所在区域管理权限很复杂,而丽丽家的区域并不归他们管。至于该去哪报警,协警表示最好去镇里的派出所反映问题。

记者于是又辗转联系到仁和镇派出所,据值班警官介绍,家庭成员虐待孩子,派出所通常以调解为主,毕竟不是陌生人虐待,这种情况还是算为家庭矛盾。这位警官表示,如果孩子身上有伤,经法医鉴定后可以依法进行处理。

今年5月,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的工作人员看到邻居刘女士发出的求助微博后,先拨打了12345市长热线,然后在街道妇联工作人员陪同下找到了丽丽及其妈妈,在社工与心理专家反复做工作后,丽丽妈妈同意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接走女儿去上一所私立寄宿学校上学,由基金会负担大部分费用,丽丽家里只需负担二三百元生活费。这段离家生活延续了一个月,但随着一档公益节目披露了丽丽的情况,丽丽妈妈的情绪再次反复,日前她已把丽丽从学校接回。

本周二(20日)下午,基金会社工又一次反复给丽丽妈妈做工作,儿童希望得以再次将丽丽接出,暂住在一所私立学校一位老师的家里。昨天北青报记者从这位老师处获悉,这两天,面无表情的丽丽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脸上渐渐露出了笑意。但是昨天这位老师接到丽丽妈妈电话,一直在催丽丽回家。据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社工介绍,丽丽很有自我保护意识,她能承受目前的状态,自己的调节能力也挺好,对于一些不好的回忆,她通常会说不记得了。社工说,孩子可能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经过与律师交流,目前最好的办法是寄希望于让丽丽妈妈做出更多的改变,我们基金会的志愿者不仅想帮助丽丽一个人,还想帮助她的家庭。